🔥六和采有_腾讯财经

2019-08-15

发布时间-|:2019-08-15 12:21:10

-|那天晚上,他们谈了很久,详细规划了未来的生活。-|他看着她,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公元十一到十二世纪,木尔坦曾是伊斯兰教神秘主义者苏菲派教徒聚集的圣城,他们两百多年坚定信仰的历程中,在这座城市中留下了大量圣人的陵墓,文清最崇敬的是其中一座已成为巴基斯坦全国标志性景点之一的圣人谢.玉艾阿拉姆的陵墓,在巴基斯坦旅游推介的宣传资料中经常可以见到这座陵墓雄伟的身影。-|-回国之后,我才领悟到了这些宗教的真谛:一切宗教,皆从爱开始,在爱结束。-|-他对阿伊莎说:“我看你和文清谈得很投缘,我同意你们深入发展,到时候嫁到中国很不错啊,中国是个大国,机会很多。-|-他从回廊上走到草地上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迎接客人。-|-他说:“文清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中国人。-|-而我只不过是幸运地在清澈的河水中捡到了她这颗明珠。|-“姨妈,您好!”她热情地招呼一位胖乎乎的大嫂。|-男人们最喜欢这种家庭聚会,他们大块朵颐之后,坐在放着水烟壶的圆桌旁,每个人拿起一根连接水烟壶的橡胶管烟嘴吞云吐雾,一脸陶醉。|-

-||-她大哥优素福的儿子——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坐在他对面,狡黠地冲着他笑,显然,连这个小家伙都知道他们闹矛盾了。-||-总经理焦急地对文清说,你经常去市里,赶快另外找一家靠谱的果汁厂。-||-我能把你比喻成夏天早晨含苞欲放的玫瑰吗?我不能,因为玫瑰没有你娇嫩。-||-一位同事给大家表演诗歌朗诵,朗诵的是李白的《将进酒》。-||-

-||-他拉着她的手,不过在他的手心中,她的手像一条滑滑的小鱼儿,不太情愿被禁锢,总是想挣脱出去,但又害怕挣脱后掉到坚硬的路面上摔伤,结果还是放在他的手心中。-||-

-||-果林中,三三两两的工人正在清除杂草,他们的皮肤在黄昏的阳光中也染成了金色,他们脸上都挂着喜悦的表情。-|-所有人都待他像家人一样,热情而周到。-|-”舞台上的音乐戈然而止,文清回过神来。-|-她紧紧抓住他的手,和他一起不情愿地走向芒果园的大门口。-|-她没有拒绝父亲的建议,只是说:“我们先作为好朋友交往一段时间,到时候再看吧!”那时,阿伊莎已经毕业了,留在芒果园负责财务工作。-|-

-|阿伊莎的脚也没有大问题,只是轻微的扭伤,医生给她开了按摩用的药水。|-

-||-他们好奇地望着体型巨大的军舰从面前徐徐经过,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和大军舰接触。-||-有时她来工地办公室找他,工地上的当地工人都会投来不太友好的目光。-||-我没有你那么善良,但你的善良会感染身边所有人。-||-草坪一侧布置了一个小舞台,舞台一边坐着两位乐师,一位双手轻拍着一对称为“塔拉布”的木质蒙皮鼓,另一位一位拨弄着类似中国传统乐器琵琶的“西塔尔”七弦琴,演奏巴基欢快的传统音乐。-||-

-||-他们离开草坪,并肩沿着芒果园树下的水泥路散步去了。-||-

-||-”他点点头说。-|-主食是炒饭,各种佳肴占领了饭桌各个角落,咖喱鸡、涮羊肉、烧羊肉、煎牛排、鱼肚等应有尽有。-|-这是一个西餐厅,里面除了当地人,还有不少外国人。-|-不一会儿,男同学们都走进围圈,好像要玩一个类似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他们邀请文清一起玩。-|-她的五官不论按照东方还是西方标准,找不到任何缺点,肤色呈现浅棕色,身材高挑,穿着紫色缀满白色碎花的长裙,头戴粉红色的头巾,若隐若现的头发乌黑发亮。-|-

-|他每次做完简报,根本无心观看窗外的街景,就开车急匆匆往回赶。|-

-||-文清鼓足勇气抓住了阿伊莎的手,她用力挣扎了一下,但最终放弃了。-||-果园中的芒果已经到了成熟的旺季,金灿灿地挂在枝头,发出醉人的清香。-||-她不停地旋转着,没有一点疲倦的样子,裙摆在奔放的鼓点中飘飞着,整个身体好像漂浮在一片玫瑰色的梦幻般的仙雾之中。-||-开始她有点慌乱,有些拒绝,嘴唇左躲右闪,片刻之后,她和他就吻在一起了,像宇宙间两颗彗星分别来自遥远的地方,命运让他们在人生的轨道上相撞,再也不会分离。-||-

-||-阿伊莎伴随着欢快的节奏,动情地跳起来。-||-

-||-二零一九年八月的一天,深圳,文白正在家里观看香港因暴力示威全城乱成一锅粥的电视报道。-|-他拉着她的手,不过在他的手心中,她的手像一条滑滑的小鱼儿,不太情愿被禁锢,总是想挣脱出去,但又害怕挣脱后掉到坚硬的路面上摔伤,结果还是放在他的手心中。-|-他曾经去当地朋友家里做客。-|-”诗歌的大概意思他能够理解,但他不能体会阿伊莎朗读的语气中蕴含的那种深厚的宗教般热烈的感情。-|-库雷西大叔走过来,笑呵呵地说:“你们闹矛盾了?”“没有的事,她只是忙,”文清掩饰道。-|-

-|他曾经去当地朋友家里做客。|-

-||-所以他想打个招呼没有什么问题。-||-当你真诚地问我是否愿意皈依伊斯兰教的时候,我应该毫不犹豫地答应你。-||-”她的话有几分道理,这一年来,文清在南亚炙热阳光的烧烤之下,脸庞和手已经晒成黝黑;再加上他和当地人经常打交道,逢人开口会用乌尔都语“ASILAMALIGONG”说“你好”,不知不觉染上了不少当地人的习惯。-||-书店有咖啡桌,他邀请她喝一杯。-||-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五直到今天上午,文清打电话给阿伊莎,说明天回国检查身体,下午过来辞行。-||-

-||-“我亲爱的文清,愿真主保佑你!”阿伊莎的父亲库雷西大叔从芒果树密林中钻出来,远远地向他伸出双手,两人拥抱在一起。-|-”他看看表,已经是下午六点了,这里的店铺晚上不营业。-|-他痛苦地对自己说“我可能做不到。-|-”“欢迎!”阿伊莎眼睛一亮,长长的睫毛往上翘了一下。-|-他向她倾诉着满腔的爱慕之情,她则低头不语,满脸羞涩。-|-

-|”他回答道:“我能理解,我读大学时看见班上的女同学有男朋友,心里也不服气,全世界的男同学都是一个心理。|-

-||-在强烈的鼓点中,她的脚环发出铿锵有力的叮当声,如成群的野鹿奔腾越过湍急的河流;而当鼓点变弱时,脚环则发出清晨时的潺潺流水声。-||-一撕开皮,淡淡的茉莉花般的清香立刻变成了浓郁的玫瑰花香,情不自禁咬上一口,甜而不腻酸甜的果肉好像要融化在口腔里,等待果肉变成果泥滑入贪婪的胃之后,一丝涩涩的感觉散发出来,是那种少女娇羞一般的青涩,是一种令人愉悦的感觉。-||-只是当地民风保守,让文清有点不太适应。-||-工人们在流水线旁紧张地忙碌着。-||-

-||-“她从小在浓厚的宗教氛围中长大,伊斯兰教已经成为她骨子里的一部分,”他内心感叹着,然后问她:“刚才祈祷什么呢?”她扭头望着远方沙漠里的胡杨树林,幽幽地说:“我祈祷真主能给我带来幸福。-||-

-||-他只好陪同她提前退场了。-|-她柔声说:“我不再逼你了,你不愿意皈依,我去给父母做工作,他们都是非常开通的人。-|-我明天要飞回国检查身体,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了,不用担心。-|-湖边果实累累的芒果树倒影在湖水中,十几只白色的小鸟在湖面快乐地互相追逐打闹,有时一条肥硕的鱼儿跃出水面,在空中完成一个漂亮的翻身动作后,再一头扎入湖水之中。-|-“姨妈,您好!”她热情地招呼一位胖乎乎的大嫂。-|-

-|”大叔笑呵呵地拉着文清的手,走进凉棚,请他坐在舒适的藤椅上。|-

-||-这片海,他在飞机上看起来也和南海不太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他说不上来,可能只是一个潜意识的感觉吧。-||-所以他想打个招呼没有什么问题。-||-那天晚上,他们谈了很久,详细规划了未来的生活。-||-同事们见他带来一位异国美女,纷纷朝他挤眉弄眼,他不停地听到:“小伙子,不错啊!”“文清,为你感到幸福!”“文清,哪天也请弟妹给我介绍一位”......同事们对阿伊莎一点也不吝啬由衷赞美之词。-||-

-||-四点钟左右,一位穿着巴基斯坦风格米黄色长裙披着浅灰色头巾的优雅女士出现在咖啡厅门口,四处张望找人。-||-

-||-“小伙子,你有独特的眼光,阿伊莎是一个拥有非凡魅力的姑娘,”库雷西大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惊醒了文清陶醉的梦。-|-芒果是一种外形漂亮的水果,表皮光滑,轮廓线的弧度可以让人舒适地握住它。-|-芒果园中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甜蜜得醉人的芒果清香之中,他们就那样沉醉地亲吻着。-|-尤其是她那双浅蓝色的大眼睛,在长长的睫毛的衬托下,自然流露出她内心的乐观和热情,但有时又悄悄地渗透出一丝的忧郁。-|-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永远不要相信热恋的人们对彼此许下的承诺。-|-

-|再一次请允许我在梦中冒昧地吻过你之后,看着你的眼睛,说一声“我爱你!”永别了!文清绝笔1994年11月14日六斗转星移,转眼间二十多年过去了。|-